讀大學的時候,愛睡懶覺,經常夥同室友睡至中午。輔導員(剛畢業的女生)

決定整頓紀律,宣佈凡是睡懶覺不上課者,一經發現,

立即拖下床來,給予處分。私下與室友商量,決定抗爭。

某室友有一僻好,睡覺時常赤裸。於是某早晨,大家悄悄起床,唯獨留下該室友。

女輔導員真上門檢查,於是眾人一指該室友。輔導員遂衝上前去(上鋪),猛掀起被子。

。。。。,尖叫聲,狂笑聲。。。。。。 女輔導員憤憤不平,告狀到女黨總支書記,

說:「他太不像話,不但睡懶覺,而且被子裡還帶著一根棍子,多危險...」,書記覺得事情奇蹊,

遂與女輔導員再奔回宿舍查看,那學生連驚帶嚇,那玩意兒軟得像一堆泥,

女輔導員再也找不到剛才那根棍子,女書記面帶慍色,

問女輔導員:「你說的那根棍子呢?」女輔導員萬分尷尬:「是啊,剛才我的確是看到的呀....?」

事後,女輔導員百思不得其解,那根又長又粗的棍子,怎麼就突然不見了呢~!

從此女輔導員悶悶不樂,終於有一天,女輔導員結婚喜入同房,剛入被窩,

女輔導員大叫起來:「我找到棍子了,我找到棍子了,我找到我夢寐以求的棍子了!!」

新郎問:「你見過這棍子?」新娘答:「見過,好像那根比你的還粗…咦?它怎麼跑你這兒來了呢?」

爆笑小朋友

上次我們研究室的同仁一起去吃飯的時飯

遇到一件很…有趣…的事

因為理工科很難得有女生  所以我們研究室只有我一個女的

其他七個都是男的~

那天剛好大家都有到,就一起出去吃個飯

七個男的跟一個女的走了路上,我就變得非常的顯眼XD


到了一個路口要過馬路的時候,剛好遇到一個媽媽帶著小朋友在等紅燈

聽到小朋友說:『馬麻~馬麻~,你看,他們班只有一個女生耶~~為什麼會這樣~』

馬麻說:『對啊,你昨天看故事書裡面不是也有七個男生跟一個女生嗎?』

小朋友說:『喔喔~真的耶,那那個大姐姐不就是…』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STOP !!!

不要再說下去了,小朋友你這樣說大姐姐是白雪公主

被人家聽到了多不好意思啊 (唷呵呵呵呵~~)Photobucket - Video and Image Hosting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小朋友說:『何仙姑嗎~~~』

我:『......』


這位媽媽,你都給小朋友看些什麼書啊XD

爆笑幼兒園 

雨點(女,兩歲半,幼兒園小小班小朋友)
雨點只有兩歲半,是幼兒園小小班的小朋友。這天小小班同學玩遊戲,老師把一籃積木倒在桌上讓小小班的朋友們自由發揮。只見雨點把積木在自己面前排成一橫排,然後向前一推,嘴裡喊著:「我胡了!」

嘟嘟成長心得:如果想要買貴的玩具,告訴爺爺比告訴爸爸要好。
嘟嘟的理想:如果我長大以後是個女的,就去當醫生;如果長大了是個男的,我就當工程師。
嘟嘟三歲時對戀愛的看法:我們家都是親戚才談戀愛的,像我爺爺和奶奶,舅舅和舅媽都是親戚。
嘟嘟五歲時的兩年計劃:等我讀完幼兒園,就得開始考慮為自己找個老婆。
嘟嘟最羞愧的往事:有一天下午實在是太疲倦了,在幼兒園大便時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
嘟嘟打敗爸爸:爸爸罵嘟嘟:「你這麼笨,真是個小豬玀!知不知道小豬玀是什麼?」
嘟嘟:「知道,它是豬的兒子。」
嘟嘟對媽媽很不屑:媽媽:「留神別吃到蘋果裡的蟲子喲!」嘟嘟:「為什麼要我留神?該它留神我才是!」

局長的拉鏈   

大清早,局長頭髮锃亮,背著雙手,邁著四方步走進辦公大樓,褲子的拉鏈竟然沒有拉上,褲襠像個驚訝的口大張著,露著裡面紅紅的內褲——那年局長49歲。

  門衛保安是第一個看到的。這個農村來的小伙子身強體壯,但反應卻很遲鈍,在他漲紅著臉還沒有想清楚到底該不該跟局長說一聲時,局長已經邁著四方步上了樓梯(為了保持健康,局長從來不乘電梯)。

  局長在二樓時遇到了團委的女書記,年輕的女書記拿著份材料正要讓局長簽字,一見局長的褲子,忙裝作是偶遇的樣子說聲局長早,就一轉身匆匆地離開了——我是女同志,這事我來提醒不合適。

  局長邁著正步繼續上樓,在三樓遇到了行管科長。行管科長一見了局長就堆一臉的笑:身體向邊上一側,給局長讓路,等局長過去了,他忙輕手輕腳地下樓——局長護短,「三講」時誰提意見誰倒了霉,這事我不能說。

  局長繼續邁著正步上了四樓,在樓道裡辦公室主任和紀檢主任正在聊天,一見局長大開著褲鏈上來了,兩人都嚇了一跳,但卻都不動聲色地和往常一樣向局長問好。局長過去了,兩人就小聲地質問起來,「你為什麼不告訴局長他褲鏈沒拉好?」「你怎麼不說?」「你是紀檢辦主任!局長的褲襠有了問題應該你過問!」「胡扯,這又不是作風問題,這是局長褲子質量問題,屬生活起居方面的事,該由你來說!」

  局長繼續邁著正步上了五樓,在樓梯上遇到審計科副科長拎著暖瓶下樓打水。一見局長,這位副科長的臉刷一下子紅了,他也只是側身在那兒點頭憨笑,等局長過去了。

  審計科長隨之出現,他也和往常一樣,親熱地和局長打了招呼就走——從一樓到五樓都沒人提醒,我憑什麼要提醒?

  局長已上了六樓,左轉進了自己的辦公室。這時副局長迎面走來,他詫異地看了局長一眼,也沒說話。他在心裡盤算:傳聞局長將要調走,而他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  局長從書記的辦公室前走過,書記也發現了他紅色的內褲。他在心裡暗暗地冷笑——開著吧,過會兒開會看你怎麼出醜!

  全局幹部會在9點鐘準時召開,局長挺胸抬頭帶著一群黨委成員走上了主席台。他的褲鏈仍張著大口,但全場鴉雀無聲,都裝作一無所知的樣子。

  局長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活動了4小時之久,直到他的小車司機在接他的時候目瞪口呆地指著他的褲鏈。局長低頭一看,也不吭聲,把拉鏈拉上了。

  第二天這個司機就被調出了小車隊,辦公室主任在給委屈得要哭的司機談話時鄭重指出:「你早上開車送局長來時幹嗎沒有看見?」






創作者介紹

osaki無名部落格

osakic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