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一:下班回家,開門,窗明几淨、一塵不染,猛掐大腿,確定不是做夢,倒退三步出門,上次喝高了踹在牆上的腳印還在,確定是自己家,遂又進門,沙發上一尊手拿遙控器的活雕塑讓我更加確定無疑了。查證,確定了五個問題:沒請鐘點工、我媽沒來過、同學同事沒人要來玩、沒受啥刺激、早上太陽是從東邊出來的。第六個問題還沒確定,一隻耳朵已經呈醬紫色。

  週二:清晨醒來,老婆做憧憬狀:「老公,你說如果每天我一睜開眼睛,就有可口的早餐擺在我的眼前該有多好啊。」我順便幫她擦了一下眼角:「人做一輩子夢很容易,難的是總做白日夢。」於是,早餐老婆吃了兩個雞蛋,喝了兩杯牛奶,我沒飯吃。 中午,小王請客,我吃得很飽。晚上看電視,老婆問我章子怡和她誰漂亮,我說了實話,她睡臥室,我睡客廳。

  週三:老婆出差,說吃東西容易暈車,沒做早飯,我也沒吃。中午,小張請客,我吃撐了。晚上,我沒吃飯,順便減肥。

  週四:早上我又沒吃飯。中午,小陳請客,沒叫我。很久沒去老同學家做客了,下午下班後,順便去拜訪,女主人留我吃飯,我沒有拒絕,吃得很飽。

  週五:早上沒吃飯。中午我請客,叫上了小王、小張和小吳,下午他們三個吃餅乾,而我撐得走不動。晚上老婆回來,我做飯,給老婆放洗澡水,我在大床上睡得很好。

  週六:早上,老婆說還有一個麵包,誰吃,我說一人一半,結果老婆吃了一個麵包,我沒吃飯。

  中午老婆無聲無息地消失,我不知道她去了哪裡,我喝了一杯水,餓著肚子。下午老婆同學聚會,我晚飯吃了三包泡麵,然後看電視。老婆回來河東獅吼,怪我這麼晚不知道打個電話關心一下,我很無辜:「現在的壞人一般劫色不劫財,你應該比較安全。」說完屁股挨了一腳「無影腿」,我恍然大悟:「我忘記了,晚上天黑,壞人看不清你的模樣,沒準就稀里糊塗地劫了色了,看來你還得小心。」於是老婆睡大床,我又睡客廳。

  週日:我休息,老婆問我陪她逛街還是在家洗衣服,我選擇了前者。其間,老婆走失兩次,老婆買衣服問我好不好看我說實話被罵N次,老婆遇到熟人,我傻站四十分鐘。午飯在外面吃,我沒吃飽。晚上去媽媽家吃飯,我吃得很飽,夜裡起來上了兩次廁所。

  一周總結:本周有五天沒吃早飯,兩天沒吃午飯,兩天沒吃晚飯,睡客廳兩次,總的來說,平均吃飯率比上周提高了2.5個百分點,睡客廳次數減少一次,還算小有進步,我會再接再厲,爭取在新的一周裡吃飯率再提高2.5個百分點,盡量把睡客廳的次數減少到零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
osaki無名部落格

osakic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